当前位置:求书网 > 鬼吹灯II > 第六十章 悬棺

第六十章 悬棺

作者:本物天下霸唱鬼吹灯II 本章字节数:1136454 鬼吹灯IItxt下载
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快捷往下,按{回车键}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
    (《-<3 8 看 书 网^ >-》 www.13800100.com)(《-<3 8 看 书 网^ >-》-< ~138~~看书~~网~ >-)  缠绕在山体上的九死惊陵甲虽然根须已断,但紧紧附着在山壁上的残甲不断刮蹭着岩层,使棺材山被挡在了地下洞窟的狭窄之处,此刻地动山摇的震颤少有平息。(文学阅《-<3 8 看 书 网^ >-》 www.13800100.com)我听到shirley杨的话,一时不解其意,使劲晃了晃头,还是觉得眼前金星乱转,恍恍惚惚问道:“莫非地仙墓石牢中的天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shirley杨说,至少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都应验了,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未必如同咱们先前所想。地牢里的壁画是根据卦数星象所绘,我记得你以前曾经说过,世间万物由数生象,在最后的天启里,是尸仙伏在盗星之上离山……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盗星之灾肯定就是应在咱们这伙人身上了,看情形咱们身不由己,不论做什么,最终都会使古墓中的尸仙逃出山外。”

    shirley杨接着说道,孙教授说在尸仙出山之前,即便遇到再大的危险咱们都不会死亡,可你想过没有,记载着天启的壁画虽然隐晦抽象,但盗星只有一个,并且无法判断离山时是生是死,也许咱们都死在了山里,尸仙也会附在咱们其中一人的尸体上。当然……在地仙村进入峡谷之前,所有的推测都没有根据,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无法用常理判断,不要先入为主地去猜想。

    我听shirley杨说到这里,已明白了她言下之意,事情并不会像孙九爷认定的那样,而是我们在离开棺材山之前就随时可能送命,即便是全体死亡,也无法扭转乾坤,地仙村里的尸仙最后一定会逃出山外,但是真实的情形不到最后时刻,还根本无法推断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不由得心中起疑,转头看了孙教授一眼,只见幺妹儿正为其处理伤势,把强力止血凝胶喷涂在他肩部的贯通伤口处,而孙九爷神色木然,在如此重伤之下,竟似根本就没有觉得疼痛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到,孙九爷的举止和行尸没什么两样,而且他对自己身上为何有尸气笼罩,又有尸虫出现的异状推说无法解释,难道此人还有更深的图谋?有没有可能孙九爷就是尸仙?

    一连串的疑问在我脑中走马灯似的旋转着,迅速搅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,越往深处想越觉得深陷其中不可自拔,种种可能都显得不合逻辑,单是孙教授这个满身尸变迹象之人的存在,就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常识和理解范畴。

    孙九爷见我盯着他看,就拖了我一把说:“此前我锁住地道暗门,并不是存心想害死大家。经杨小姐这么一说,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,咱们这五个人是生是死,都没办法改变地仙村早已注定将会引发的灾难,希望你们别往心里去。( www.13800100.com)要知道……我的所作所为都是对事不对人,我跟你们从来没有冤仇,我只是想进我的一切能力,阻止尸仙逃出棺材山。”

    我看孙九爷虽然行事偏激,但他应该是把能说的都已经说了,再与他纠缠下去毫无意义,如今只需暗中提防,找个机会引蛇出洞才是,就说:“别跟我说这些谬论,我不懂什么叫对事不对人,事都是人做的,?事就是对人,不过咱们之间的事一时半会根本掰扯不清,眼下大祸临头,还是先想法子脱身才是当务之急。”

    孙九爷叹了口气说道:“你胡八一这是有容人之量,这辈子我欠你们的恐怕没法报答了,要是我封学武还能有下辈子,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们,但是棺材山被激流冲动移向峡谷,咱们区区几人想阻拦这天崩地摧之势,无异于螳臂当车,我算是彻底看透了,胳膊拧不过大腿,人别和命争,咱们就在这闭眼等死算了。”

    我和胖子从来是“不怕黑李逵,只怕哭刘备”,孙九爷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自然也不好再为难他,但我可不想就此等死,既然棺材山暂时被地底岩层挡住,就说明祖师爷保佑,给摸金校尉留下了一线生机,天机微妙,天兆隐晦,最后的灾难会不会发生谁能说的清楚?万一那些乌羊王的守灵人推算错了,我们在此等死岂不是错失良机?

    我同胖子稍一商量,决定先听听shirley杨和幺妹的意见,究竟是应该冒险逃出山去,还是困在这等死。因为列宁同志说过:从一切解放运动的经验来看,革命的成败往往取决于妇女参加解放运动的程度。

    幺妹没什么见识,可遇到生死大事的抉择,自然是想活不想死,而shirley杨也觉得事在人为,地仙墓石牢里的囚徒虽然遭受酷刑折磨,他们为封师古推算出的天象,也许会在其中深埋祸机,虽然可能性不大,可是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不到最后的时刻谁都无法知道。

    我见除了孙九爷之外,意见都已统一了,就决定趁着山体停留在地底的这一时机,翻越峭壁逃出棺材山。这时半空中掉落下来的铜蚀恰好止歇,正是开始行动的绝佳时机,我当即不由分说,和胖子二人揪起不肯行走的孙九爷,先后钻出藏棺的岩穴,顺着石壁上开凿的鸟道盘旋上行。

    棺材山同无盖石棺,四壁上有许多裂缝和岩穴,藏纳着无数悬棺,大多是装殓古尸器官的小棺材。峭壁间鸟径、栈道纵横交错,加上岩缝里生长了许多腐化的苔藓,最为深处恶臭触脑,自远一望,如同是古棺上攀龙栖凤的花纹图案,人行其中,实如一只只爬在棺板缝隙里的棺材虫般微不足道。(清风-< ~138~~看书~~网~ >- www.13800100.com)

    绝壁中相连的通道,有一部分是凿了木楔铺设石板的古栈道,更多的则是凹入山缝间的鸟径。那些石桩木板结构的栈道,大多都已在先前的地震中坍塌,仅剩下些凌空的朽烂木桩突兀耸立,我们只好在断断续续的鸟道中,绕过一处处岩穴蜿蜒向上。

    在黑暗中攀至半途,举起狼烟手电筒来向上照射,已经能看到头顶覆盖着密密麻麻的九死惊陵甲,虽有不少残甲在碰撞中碎裂折断,确只是些根须末节,颤裹在棺材山周围的惊陵甲主体尚且完好,铜刺密布无隙可趁。

    先前众人本以为惊陵铜甲已有大半脱落,趁着棺材山还没被冲进峡谷,可以脱身出去,不想竟裹得如此密不透风,看来打算翻山而走的计划不得不搁浅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无可奈何,在峭壁绝高处久了,恐有失足跌落之险,只好觅原路下去,谁知棺材山里的盘古脉中,喷涌出无数漆黑的地下水,原来山底被铜甲撕扯的裂缝最多,四周涌来的地下水与山脉中血泉混合,化作了滚滚的浊流,棺材山里的水平面不断上升,已经将地仙村吞没了将近一半,一时间山里满是腐腥之气。

    地仙村下埋的座座古墓,以及木灵星殿里的无数尸体,都被大水冲出,并且随着持续上涨的黑水浮了起来。我们看不到远处的情形,但射灯的光束所及的水面上,几乎漂满了古尸和棺椁明器,都在水面漩涡里打着转。我心中生出一阵寒意,严重所见正是血海尸山之象,如今的境地是进退两难,通往山外的出口都被九死惊陵甲堵死,而山中水位上涨迅速,一旦掉在尸气弥漫的水中也绝无生机,落入棺材山这天罗地网里真是插翅难逃。

    正当我们一筹莫展之际,突然一片惊天动地的巨响,就如撕铜断铁一般,头顶上卡擦擦乱响不绝,原来层层缠绕在棺材山周围的九死惊陵甲,终于抵受不住水流轰然冲击之势,但又遇到四周狭窄的岩层阻挡,硬生生被从山体上扯落开来。

    形如金属荆棘的九死惊陵甲盘根错节,倒刺互相咬合,一部分铜甲脱离棺材山的同时,也将其余的铜甲从山体上剥拽下来。

    棺材山的体积和重量顿时减小,被汹涌而出的地下河流一冲,立即撞破了前方薄弱的岩层,继续在颤动颠簸中,倾斜着向前移动。

    九死惊陵甲被剥离之时,山体震颤格外猛烈,我们身处石壁岩峰的间隙里,都险些被撞入水中,即随移山倒海般的震动一波接着一波,再也没有给人喘息的余地,地底的巫盐洞窟一路偏滑倾斜,棺材山便顺着地势不停地移动。

    我们借着一处狭窄的悬棺墓穴藏身,五脏六腑都跟着山体忽高忽低的颠簸一同起起伏伏,只觉得头晕目眩,就连手脚身体都已失去了平衡,脑海中一片空白,全然不知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不知道随着棺材山在地底移动了多远,最后猛然停住,耳听水声轰鸣如雷,又见眼前一片白光刺目,还以为是产生了幻觉,但冷风扑面,使人稍微清醒了一些,定睛看来,方才发现这座空腹石山已经进入了山高水长的棺材峡了。

    时下正值汛期,棺材峡山势森严壁立,高山峡谷里如龙似虎的水势奔腾咆哮,地底改道的洪流,在靠近谷底的河道上空峭壁里,冲出了一条瀑布,棺材山顺流而下,前端撞在了对面绝壁上,后端兀自停在瀑布洞口,就这么悬停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藏纳着地仙村盘古脉等遗迹的棺材山体积虽然不小,但到了这段大峡谷里却显得微不足道,之事峡壁陡峭狭窄,才未使得棺材山直接坠入大江,但那山体饱受水流冲击,又被九死惊陵甲侵蚀了数百年,此时四面棺壁已是千疮百孔,遍体鳞伤,犹如一具腐朽了千年的悬棺,裸露在狂风暴雨之中,随时都会被激流冲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此时山外正是白昼,我们在峭壁间惊魂未定,摸了摸腿脚脑袋都在原位,皆是暗自庆幸,但脑中仍是七荤八素一团混乱,只剩赶紧脱身离开此地一个念头,慌慌忙忙爬到倾斜的岩壁顶端向周围一望,之间头顶天悬一线,两道千仞峭壁间乱云飘渺,棺材山犹如悬棺横空,底下的江河汹涌奔流,水势澎湃惊人。

    我趴在棺壁顶端,回身向棺材山内一看,被颠摇散了的思绪才重新聚集。此刻建在盘古脉尸形山上的地仙村,早已是房倒屋塌,盘古脉也已破碎崩溃,积在山体前端的血水尚未被大水冲尽,由于山体倾斜,“棺材山”前端顶在峡谷对面的绝壁之上,后端却仍悬在地下水脉喷涌而出的瀑布洞口里,乌黑浑浊的水流,把地下墓穴里的无数尸体冲上水面推向峭壁。

    那些殉葬者的尸体,被古墓外的山风一触,立刻在身上生出一层黑斑,我惊呼一声不好,地仙村里的死人要尸变化为“黑凶”了!

    孙九爷叫苦不迭,这些不是僵尸,僵尸一不能听鸡鸣,二不能在白天尸变,更不可能没有棺椁,这些都是随封师古炼化的尸仙!

    在民间传说中,古僵化凶为崇,可以扑人吸髓,无论是飞僵、行僵,一到了鸡鸣天亮之时,便即倒如枯木。而且僵尸必然是在棺椁中才会尸变,地仙墓木灵星殿里的死者除了封师古以外,都没有棺椁装殓,如此之多的尸体突然在山中生出黑斑,显得极为反常,所以孙九爷认为他们都是炼出形骸的尸仙。

    此前众人还道古墓里只有封师古一具尸仙,不了竟有如此之多,亲眼目睹天兆之中的大劫已经出现,我们这伙人算是再也没有回天之术了。

    孙九爷道:“尸仙还未显出全形,咱们应该到近处去看看他们究竟是什么东西,哪怕是豁出性命……也得把他们全部毁掉。”

    胖子身在高处,全身胆气先去了七分,忙说:“不是胖爷不仗义,那些死倒儿水火不侵,咱拿它们能有什么办法?还是爹死娘嫁人――各人顾各人算了,老胡咱们赶紧撤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四周,立刻打定了主意,对众人说:“这座山随时都会崩溃瓦解,棺材山后端陷在瀑布激流里,想要离开只有从棺首攀着峭壁才是一条生路。”说罢就当先沿着石壁向棺首而行,shirley杨等人互相招呼一声,也都在我身后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瀑布冲击之下,那棺材山遍体震动,山体重后部的一切土石建筑,正逐渐被水流冲进峡谷,落入急流中的东西,不论是大是小,顷刻间就没了踪影。棺材山的后半截山体仅剩下一个躯壳,接下来的每分每秒都可能彻底崩塌散落,走在其中,好似身临倒倾的天河之上,绝险无比。

    堪堪行到棺材山抵在峭壁上的棺首处,山体的分崩离析也在不断加剧,那声势真可谓是石破天惊,日月变色。我看孙九爷还想攀下去查看那些生遍黑斑的尸体,急忙拽住他。棺材山在顷刻间就会彻底崩塌落入大江,地仙村里的东西不管是死是活,都会被江水卷走,看来用不着咱们再费周折,封师古的神机妙算转瞬就要成空,幸亏咱们没有完全相信天启中的预兆,现在还不逃命脱身,更待何时?

    孙九爷却不放心,毫不挂念自身安危,执意要亲自去查看个究竟,我本有心不再管他,但许多事情还要落在此人身上,便让shirley杨带着幺妹先攀上凿在峭壁间的鸟道,随后我和胖子强行拖住孙九爷便走。

    在峭壁上攀出十几米,料来棺材山也该坠入大江了,但都觉得事有蹊跷,不像是可以如此了解,又觉得峡谷中云雾有异,忍不住回头下望,不望则可,这一望险些惊得魂魄出窍。

    只见我们身下的峭壁上,竟然爬满了从地仙村古墓里遇水浮出的死尸,密密麻麻不计其数,那些给地仙封师古陪葬的死者,一个个全身生满了霉变的尸毛。此时峡谷底部黑雾弥漫,棺材山中残存的废墟在迷雾中若隐若现,如同一片从洪水中浮出的鬼蜮魔窟,那情形简直就像是“酆都(酆都,鬼城,传说中的地府)城门一时开,放出十万恶鬼来。”

    (《-<3 8 看 书 网^ >-》 www.13800100.com)(《-<3 8 看 书 网^ >-》-< ~138~~看书~~网~ >-)

txt下载地址:http://www.qiushu.cc/txt7495/

手机阅读:http://m.qiushu.cc/7495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顶部"加入书签"记录本次(第六十章 悬棺)的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兰岚谢谢您的支持!!